红星资本局-810万作者断更抵制新合同 阅文:更新数据无异常

红星资本局|810万作者断更抵制新合同 阅文:更新数据无异常
红星资本局:聚焦资本市场,专注上市公司,提供投资参考。欢迎关注“红星资本局”公众号5·5断更节:810万作者抵制霸权合同阅文集团在网络小说占据了半壁江山。普通大众所熟知的起点中文网、QQ阅读、红袖添香、潇湘书院以及云起书院等均为其旗下的小说平台。据阅文集团财报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阅文集团共拥有网文作者810万。而在腾讯亲自接管阅文后,有阅文旗下作者声称发现签约合同的条款有所变更,甚至将新合同称为是“霸权合同”。4月30日,起点中文网的作者@水银术士 在连载文《当外神降临异界之时》更新了正文章节:“问了律师朋友,我终于看懂了网站给我的新版合同。按照合同,我并不是作者,我只是阅文聘请的枪手,阅文才是原作者。而且作为枪手,我还是被免费聘请的!”图据网络?目前,该章节已经删除,作者已停止更新5天。此前,该书的章节都是每天更新一章或多章。5月5日,有起点中文网作者向红星资本局展示了电子合同文件,在这一版本的合同中,最让作者们愤慨的条例是关于权利、收益以及双方关系等条款。根据该版本的合同,如果作者创作的作品不符合大纲、不符合市场需求等,网站方面可以自行或委托第三方续写作品直至完本。同时,作者的收入为扣除渠道、运营成本后的净收益的50%。而有部分作者认为,所谓的“成本”对作者来说并不透明,如果网站选择赔钱赚吆喝,那作者将一无所得。另外,在这一版本的合约中,双方不再是合作关系,而是聘请关系。不过,虽然是聘请,但并不意味着存在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,网站方面不提供劳动社保等各项待遇。这些条款也让作者们认为自己变成了“枪手”“代孕妈妈”,明明是自己创作的作品,但在签署合同后,网站的权利明显高于作者。图据网络话题阅读量超四千万阅文:明日启动与旗下作者恳谈对于旗下作者们的愤慨,5月3日凌晨,阅文集团通过旗下的公众号“作家助手”进行回应。声明称,这版合同是2019年9月推出的合同,不是4月28日推出的。新上任的管理团队收到了针对这份合同的批评和意见,将会与作家们进行广泛的沟通,对于不合理的条款会做出相应的修改。红星资本局获悉,阅文集团将会在5月6日启动与旗下作者们的恳谈会和调研。不过,有作者告诉红星资本局,如果想要参加阅文的恳谈会,需要先找编辑报名。而最终的参会名单相当于是由阅文方面来决定,未必能够代表数百万作者的真正权益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阅文的态度显然未能让作者们满意,从5月4日起,关于“5·5断更节”的声音在各大平台持续发酵。从5月4日晚起,@中国文学bot、@苏联文学bot以及@英国文学bot等读物领域的微博大V均发博表示,5月5日博文停更,响应“5·5断更节”。在微博、知乎以及豆瓣等平台,都有作者在不断发声,号召更多人关注。截至5日19时许,微博话题#55断更节#的阅读量已经达到4328.9万,讨论达到7.4万,热度仍然在不断上升。??图据网络同时,红星资本局从多名阅文旗下作者处了解到,截至发稿,他们都没有更新连载中的小说,而且,今天(5月5日)也不打算更新。其中,起点中文网某作者告诉红星资本局,5月4日晚,他已经在网站上更新了一章《明日不更》的说明。在该章节的评论区,几乎所有读者都表示支持,甚至送上了月票。对于作者们发起的“5.5断更节”,阅文集团的公关对红星资本局表示,阅文今日作品更新数据并未有异常波动。除此以外,阅文方面对于作者们的断更并未有其他明确表态,仅对部分谣言进行了辟谣。当天,有消息称作者断更后将不再获得网站的推荐,另外,即便作者在5月5日没有更新,但网站会悄悄更改上一章的发布时间,修改为5月5日最新发布。对于上述消息,阅文方面称均为“谣言”。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阅文集团的股价似乎没有受到影响。5月5日,阅文集团的收盘价为33.1港元/股,上涨了3.44%,总市值为336.22亿港元。高层大换血背后作者们对新管理层十分警惕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虽然阅文的新管理层已经“甩锅”,指出该版本的合同是在2019年9月推出,但由于新管理层表现出的各种倾向,作者群体仍十分警惕。事实上,高层大换血的消息未官宣以前,在网文作者论坛“龙的天空”上,就有消息称,高层陆续离职,阅文大洗牌。该爆料人当时表示,控股股东腾讯对阅文的管理层不满,双方在免费阅读上出现了分歧——腾讯方面希望通过免费阅读换取流量,而阅文的管理层并不认可这种模式。红星资本局就此向阅文集团方面求证,公关回应称是谣言。而对于免费阅读,新上任的管理层也摆明了态度。“从新团队上任伊始,我们就坚定的认为,必须要巩固和保持付费模式,并对创新模式进行探索。外界传言的阅文推行‘全部免费阅读’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说法。”不过,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阅文集团的说明仅否定了 “全部免费阅读”,但仍然提出要对创新模式进行探索。其中,在引发争议的合同版本中,试图对部分作品进行“免费阅读-IP化运营”已经有迹可循。比如,条款5.1-5.4中提及,在新型销售模式中,不排除以“点击观看广告/浏览制定页面等形式代替付费购买作品章节”等方式。同时,出于宣传推广需要,网站方面有权以作者的名义开设、管理并运营包括微博在内的社交账号,在这过程中无偿使用作者的肖像以及笔名等,并且可以免费试用作品前30万字进行宣传推广。在新版本的合同中,阅文方面通过合约将渠道、运营成本转嫁给了作者,但IP化后收割到的流量红利却不属于作者。近年来,阅文背靠腾讯,已经将旗下的多部小说作品成功输出为IP影视动漫作品。据阅文集团官网显示的全版权运营案例,仅《庆余年》就给腾讯视频带去了近78亿的播放量。全版权运营案例,图据阅文集团官网盯上IP的阅文版权运营已经成为新增长点当前,资本正在试图推动免费阅读成为新的趋势。比如,阿里巴巴旗下的书旗小说、百度入股的七猫免费小说、字节跳动旗下的番茄免费小说,都是主推免费阅读。阅文集团旗下也有主推免费阅读的APP——飞读免费小说。有投资人士分析认为,阅文集团近年的财务数据表现不好,这让阅文对网文的价值观判断产生了变化。随着5G等技术的发展,视频对小说造成了降维打击。从收购新丽传媒开始,阅文已经在为小说作品IP化铺路。红星资本局翻阅阅文集团的财报发现,仅一年的时间,阅文旗下付费用户就减少了100万。2018年,平均月付费用户为1080万,每月平均付费24.1元;而到2019年,付费用户减少到了980万,每月平均付费25.3元。图据阅文集团财报阅文集团2019年的营收为83.48亿元,相比2018年的50.38亿元增长了不少。但从收入构成比例上来看,付费阅读和版权运营在营收中的地位完全颠倒。2018年,包含付费阅读等在内的在线业务贡献营收比例为76%(38.28亿元),而版权运营仅占19.9%(10.03亿元)。但到了2019年,在线业务的营收几乎维持不变,为37.10亿元,但比例大幅下降至44.5%,而版权运营的占比升高至53%(44.23亿元)。如果忽略作者们的抗议,单看阅文集团的财报,版权运营无疑已经成为它下一个有力的增长点。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在高层大换血的时候,无论是离开的CEO吴文辉,还是新上任的CEO程武,都默契地提到了未来的方向是IP。“未来,阅文亟需基于IP,进一步去构建一个更加开放的生态和更符合未来趋势的新商业规则。这需要通过更彻底的管理转变,推动阅文在业务创新、技术突破、IP构建、生态构建等方面迈上新台阶。”吴文辉在内部信中称。“面向未来,阅文也有非常好的基础和机会,去升级和构建一个更具IP培育能力、更加开放、更能引领未来商业趋势的内容生态。在推进这一进程中,文辉和创始团队展现出了令人敬佩的胸怀,把接力棒传给了新的管理团队。”程武在内部信中回复称。有此次离职的高管告诉红星资本局,“(离职)不是因为理念不同,也不是因为别的原因,只是作为职业经理人,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。”只是,在作者的抗议声中,IP有这么好运营吗?红星新闻记者 袁野 杨佩雯编辑 白兆鹏